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當兵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不過說心裡話,在我的人生經歷中,儘管也風光過,也坎坷過,但是軍營的那段生活卻一直深深的留在我的記憶裡。雖說時光已經消磨了無數的故事經典,然而生命裡留下的軍人基因我總是感到它還時時為我的生命提供營養。 就在昨天,中學的校長突然打電話告訴我,他們學校高一年級的同學軍訓歸來,週末要進行匯報表演。要我去參加。初到教育,一切都顯得雜亂無章,整天總是忙碌不停,過去晚上還有夜讀的習慣,可現在倒好,只要身子一挨著床,馬上就去見周公。好像培養了多年的生物鐘也被徹底的打亂了。 校長告訴我,表演前有一個檢閱的程序。既然我現在是縣裡最高的教育行政長官,就應該去檢閱一下同學們的訓練成果。看來我是沒有理由拒絕了。所以只好答應。當然了,從我的骨子裡一直就有一種軍隊的情結,總是希望能夠在一種什麼樣的場合裡重新去拾起往日的回憶。 就在昨天,我從下午就開始準備今天去檢閱同學們訓練成果的服裝。雖說我還一直保留著當年在部隊時的軍裝,可是時光的原因那些服裝已經無法穿上身了。平日裡我喜歡穿休閒服飾,所以在我的衣櫃裡想要找到一套所謂的正裝還真的就是不容易。儘管前不久為了應付縣裡的一些活動,特意在省城買了一套西服。不過顏色和現在的季節好像有些不相稱,出席那樣的場合,我也不喜歡。 從下午就開始試衣服,一直到晚飯的時候我也沒有找到滿意的衣服。最後還是妻子提醒,說這也不是部隊的檢閱,我的那套吉普牌子的衣服就可以穿。我一試果然效果不錯。儘管看去沒有那麼正式,但是還有有些軍人的味道。因為Jeep的主色調就是綠色。選好了衣服,我才有了食慾,吃飯才覺得格外的香。 晚上早早躺在床上,為的是早點入睡,能為自己明天積蓄一個好精神。然而我沒有想到的是竟然失眠了,怎麼睡都睡不著。直到夜裡十二點鐘我還是依然睜著眼睛。按說這樣的場面我是不會怯場的。大概是幾十年了,突然要有一種軍人的體驗,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激動的。畢竟那段經歷留在了我的生命裡。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期,我當時正好在北京衛戍區服役,有幸趕上了八四年的國慶大閱兵。那一次我是接受了鄧小平的檢閱,是邁著正步從天安門城樓前走過的。也許那是我人生中可遇不可求的事件,所以在我的人生故事裡也算是值得炫耀的光環。 躺在床上睡不著覺,所以大腦就不知不覺的回憶起那次大閱兵來。當時為了準備那次閱兵,我們是從當年的五月份就開始整編訓練了。部隊的訓練是很辛苦的。不過那時候年輕,身強力壯,整天滾爬在訓練場上,似乎也覺得什麼。只是到了七八月份的暑期,北京的氣溫高的驚人,就是那段時間,我開始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些經受不住了。 記得有一回,正當中午,我們在走正步,就在快要通過訓練場主席台的時候,眼前突然一黑,什麼都看不見了,眨眼間我也失去了知覺。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部隊的醫院裡了。當時看到首長在身邊,還有些不好意思,覺得自己真的是太沒出息了,怎麼會這樣的不經用。那時候和現在的心態是大不一樣,儘管是真病了,可是心裡還是覺得很丟人。 不過後來還好,我的體質不算差的,所以恢復得很快。等到九月份,我的一切又如故了。記得我們是那年的十月一日凌晨三點中就開始在兵營集合,四點鐘就開始陸續在天安門廣場集中了。到十點鐘開始閱兵,中間要經歷好幾個小時。但是我們當時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了不起。記得閱兵開始後,當鄧小兵坐的檢閱車從我眼前經過的時候,我的心情真的很是異樣。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似乎就像是做夢。 我們是陸軍方隊,再通過天安門城樓的時候是邁著正步。那時候我的軍姿是很標準的。儘管再通過天安門城樓的時候我什麼也沒有看見,但是我知道,在城樓上的人士能夠看到我們的。那年的十月一日算是我人生中最值得紀念的日子。儘管我不在乎是誰在檢閱我們,可是這種經歷的確是生命裡值得記憶的東西。 夜晚的時間過得很快。當我有點倦意的時候,時間已經過了午夜兩點鐘了。我不能再想別的,必須強迫自己睡覺。我吃了兩片安靜,熄滅了床頭上的燈,什麼時候睡著的,我就不知道了。等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早晨七點鐘了。 起了床,特意吃了一塊牛肉。因為平日裡早晨我是不吃飯的。患了多年的糖尿病,每天是憑著胰島素維持生命。為了少注射胰島素,所以就節省了一頓飯。但今天不一樣,我要去檢閱我的學生,我要給他們留下一位精神抖數的局長印象。我要讓孩子們知道,精神在很多時候是不可戰勝的。 開始說檢閱時間安排在九點半,可到八點過幾分的的時候,校長打來電話說,時間提前了,在九點鐘準時舉行。我趕緊收拾,趕緊出發。等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八點四十了。在休息室裡坐了不到十分鐘,我們就開始去操場。到了操場我才發現來的觀眾很多。我知道,這裡大部分的觀眾其實都是學校的校長。 九點檢閱開始。教官們開始都是按照軍隊的一切程序在進行。當最後宣佈由領導進行檢閱的時候,我和校長走下主席台。因為主席台離檢閱方隊還有近一百米的距離。我走在前面,校長跟在後邊。剛開始我還沒有覺得什麼。但是當走過幾步之後,我忽然尋到了一種久違的感覺,胸也挺起來了,雙臂也開始自然擺動起來。特別是那種久違的軍人感覺油然而生。 我們來到團旗跟前,給團旗行軍禮。幾十年了,我這還是第一次在團旗前用軍人的最高禮節進行行禮。最後開始檢閱方隊,每走過一個方隊,我都向身穿迷彩服的同學們高喊“同學們好!同學們辛苦了!”看到同學們個個精神振奮的樣子,我的心裡也升起了一種自豪。要知道,這所中學也是我的母校,三十多年前,我也曾在這座操場上跑過步,列過隊。 檢閱完畢,我和校長又回到主席台上。這時列隊表演開始。看到同學們邁著整齊的正步走過主席台的時候,我的心裡真的有了一種無法名狀的感受。要不是為了照顧沒有軍人經歷的其他領導,我真都想站起身來,給同學們行軍禮。十幾個方隊一字通過主席台。特別是解放軍進行曲在我耳邊縈繞,此時此刻我的似乎又回到了當年的時候…… 列隊通過主席台完畢後,緊接著是各種訓練成果的展示表演。我知道,軍訓只有短短的十天,可是我發現同學們掌握的技能很是不少,特別是格鬥軍體拳的表演幾乎讓我感到驚訝。儘管有些技術要領還不怎麼規範,儘管還是一些花拳繡腿,然而用不到十天的時間就能如此的進行表演,也著實很不容易。 我也是家長,我也看過當年兒子的軍訓表演。儘管這時我已經坐在主席台上,可是我的心裡卻一直有著家長的感受。看到許多家長手裡拿著照相機在不停的拍照,我知道,他們也是想給自己的孩子留下這永恆的一瞬間。從開始列隊,到最後表演完畢,時間大概用去了一個半小時。同學們臉上都已經有了汗水,特別是十天的軍訓,同學們都曬黑了。不過看去卻結實了許多。 記得當年我在新兵連的時候,那是在冬天進行訓練的。當三個月的訓練結束之後,我在鏡子前看自己像是變了一個人。不過那個年代和今天不一樣,我沒覺得什麼。只是把照片寄回家,母親寫信來說,爺爺看了照片說孫子瘦了,也黑了。不過那時我們後悔過,到了今天我也沒有後悔過。我覺得人生就是一場經歷,多一場經歷,就多一份積澱,生命自然也就會多出一份厚重。 閱兵表演儀式結束了,最後全體起立,在鏗鏘有力的解放軍進行曲中我們開始退場。走在操場門口的時候,看到站在那裡的四位身著訓練服的同學,他們的打扮像是軍人糾察的打扮。看到我們走過,集體行禮。就在這一刻,我好像是條件反射,也好像是想展現一位老兵的風采,很是規範的給孩子們也回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同學們和跟在身後的人大概沒有想到我會有這樣的舉動,一時間還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其實我想,沒有什麼不好意思,作為曾經的一名軍人,在這樣的氛圍裡,有此舉動也算是對生命記憶的一種回報…… 生命說白了就是一種感覺,一種記憶。如果能把記憶和感覺融合在一起,也算是對生命的一種尊重。今天感受到的儘管是我的學生展現的一切,然而在我生命的另一頭卻有了一種記憶的感覺。我一直在想,軍人的經歷對我來說就是生命的一種提升,留下做軍人的記憶,算是對生命的告慰,也是對生命的一種凝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