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面前放著一本詩集,喜歡的那種棉質包裝,精緻而又簡約。但凡看到過的這類集子,不都是因為內容而收藏,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在那驚魂一瞥後的慾望所得。 就像是遇見你。不能說對於你深蘊著的一切熟視無睹,在那個清冷的初春午後,微暖的陽光漫過街角的櫥窗,又折射回來,柔指般地撫過我的眼角,所以遇見。看到你的那一刻,我想我在那裡已經站了無數個歲月,陌然地看花開花落,雲舒雲卷,直到你用一泓微笑復活我的春天。 不只是微笑呢,我突然覺得用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語言也無法描述——我看見你的直髮了,如黑褐色的幕垂過臉頰,我看見你如編貝般的齒了,如白乳色的月隱於林梢,我又看見你眼下的痣了,咦?你一定是愛哭的女人,可你,為什麼一直在微笑呢? 若是世界只有微笑一種表情,那麼,我也不會這樣難過,用一個又一個午後來懷念那一個午後的時間。不要說我在浪費生命,我想,若沒有你,我本已經在春天到來前死去。 那是什麼?一生只擁吻一次的雪花嗎?它們盛裝而來,用排練了一季的舞蹈作此生惟一的演出。這座城市,這個世界,所有像我一樣孤單的人們,都用力地仰著頭迎接它們的到來。至今,我依能記得留在指尖那淺潤的吻,如你的唇。 呵,或許是那一年只綻放一次的煙火,你看到了嗎,每一朵煙火散盡的夜空裡,都有一張憂鬱的臉,那削瘦的輪廓,像不像是我想你的眼神呢? 你在時,我的眼神是落拓的,你走後,我的眼神是落寞的。這讓人心悸的孤單都影響到了春的步伐,她遲遲不來,猶豫不前,像是怕染了我的情緒去,生不如死地綠著。 窗外有一幽靜草,沒心沒肺地綠著,在初春黃褐色的畫面裡格外醒目。每每望及它們,心裡便淌過一絲暖意,撫慰我枯澀的目光。你不說,我也懂得,時光茌苒,歲月靜好,在它們能沒過我的膝踝時,你就能來。彼時夏至,群芳開遍,我走在你的身後,看蝶落滿你的長裙。 為你買了一條紅色的長裙,等你回來穿上與我同行。不是說好的嗎,一起去看海,看種在海邊的楊柳。我不想永遠面朝戈壁,憂傷遍地。你聽,我的心情像不像這首詩:我今夜只有戈壁,草原盡頭我兩手空空,悲痛時握不住一顆淚滴。 為你備了一頂寬沿的涼帽,等你回來戴上與我同行。不是說好的嗎?一起去麗江,一起觸摸一米陽光。我不想一直春天來了,你卻不在。你看,我的思念像不像這首詩:公元前我們太小,公元後我們又太老,沒有誰見過,那一次真正美麗的微笑。 我已將你的微笑收藏,夾進日記本的扉頁裡,在每個夜晚來臨的時候,在每個溫暖滿溢的燈下,輕輕地翻開,都能懷著一陣不朽的心跳。哪怕它跳出我的軀體,那也是我遺落的思想,哪怕有人撿了去,也會合著我的節拍一起瘋狂。 我已將你的一切收藏,關於你的長髮,你的貝齒,甚至是你的黑痣,如果有一天你回來,當我一半喜悅一半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你不能說我一無所有,你不能說我兩手空空…… 呵,你走之後,漸漸發現,我開始活在這本詩集裡,每一次的想念和感傷,都能找到一句絕配的詩行,不經意地從唇角蔓延出來,順著煙的方向,低吟淺唱。 文章來源:我們麼屜? |黃靜潔:媽咪Jane育兒妙方 | 淺滄梅@ @ @ @ |Rewrite! | Fast Company Weblog |Moveable Hype | Crime Scene KC |龍女千千的快樂小窩  | The Local Onliner |許謀清 |